今天是:

媒体江南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媒体江南 >> 正文

无锡江南大学“阿卡贝拉”乐团走红网络

发布日期:2019-05-13  来源:网易  
资料来源 网易

【网易5月9日】近年来,在琳琅满目的音乐演出市场中,“阿卡贝拉”这个不算陌生的名词越发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没有绚丽的舞台效果,没有夸张的肢体动作,甚至没有乐器伴奏,凭借着单纯的人声和彼此间的默契,“阿卡贝拉”这种“无乐器伴奏的人声音乐”极受欢迎。同时,在全国各高校内“阿卡贝拉”乐团发展繁荣,而无锡就有这么一支乐团,近期频繁站上锡城的演出舞台,并在网络上走红。

无锡江南大学“阿卡贝拉”乐团走红网络

20多人面试,筛选出8人

“阿卡贝拉”是什么时候在中国突然走红的?谁也给不出准确的答案。但从几岁的小学生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家,都可是“阿卡贝拉”乐团中的一员,因为这种音乐它没有国籍之分也没有年龄的制约。

“我们时常被说成是行走的乐器,抢走了交响乐、钢琴家、女高音、男低音的饭碗。”呼吸“阿卡贝拉”乐团(下文简称呼吸乐团)团长兼男高音王海洋告诉记者,乐团成立2年不到的时间,真正被认识确是今年的事情。他坦言,呼吸乐团是江南大学(下文简称江大)的学生组织成立的,最初由江大老师钱琳提出,自己觉得特别有新意就开始组建。

王海洋想起成团的过程,笑着说“有点儿戏、有点玩笑、有点仓促”。而这,却意外地造就了一个成功的乐团。

“太巧了,当年面试成员的教室,就是在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教室。”王海洋表示,选人要求很简单,唱歌好听,这是基础;必须要识谱子,因为我们用人声来替代乐器和弦,音准很重要。当时小范围招募,就20几个同学来面试,最后只选了8人,呼吸乐团就这样成立了。说到一半,王海洋突然站起来为记者介绍:“下面给你介绍我们的团员,董启明是艺术总监兼男高音,朱玉果是我们的经纪人兼男高音,秦双琦、叶心怡是乐团的女高音,孔凌燕、刘妤芳则是女中音,这位胖胖的李子豪则是男低音兼B-BOX(节奏口技)。”

乐团的所有成员年龄都在19岁到22岁之间,“平常大家利用课余时间排练,一周固定一次排练。如果有比赛或者演出,有时候一周需要排练3天,甚至连续两周天天下课后都得集训排练。”董启明表示,乐团擅长各种曲风,包括流行、古典、歌剧、音乐剧等各种风格的作品。因为“阿卡贝拉”绝不是清唱合唱那么简单,一个“阿卡贝拉”团队里也会有自己的贝司手和打击乐手,但所有伴奏和声部均通过口技、B-BOX和麦克风的应用来实现。

争执+熬夜中寻找团队协作

“能唱不同风格的歌才能反映团队的水平,如果一个团队只能唱一两首歌,说明没有纵深,能力有限。”王海洋感慨,当初选团员的时候,考虑因素简单,却忽略了学音乐的人骨子里都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,团队中每个人都是一个单独的声部,非常考验自身水平。“所以在乐团成立之初,我们摩擦争论不断,你有你的坚持我有的我的想法。可如果没有这种碰撞,我们乐团会停滞不前,因为有争执反而更有创意和成效。”当记者问,乐团磨合期经常吵架吗?8位团员齐声叹气后纷纷偷笑起来,隔了三秒钟后说:“吵,前两天还有人要退团,这种事情经常发生。”随后,几个人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团员孔凌燕,急得她只能仓促逃跑。

王海洋和董启明可算是呼吸乐团的“灵魂人物”。王海洋从小弹吉他,擅长唱歌,拿下过无锡大部分歌唱比赛的奖项;而董启明生于“艺术世家”,爷爷、父母都是文工团的,从3岁就开始弹钢琴,对于编曲有着独特的天赋。年少气盛、自视过高用在他们身上十分贴切,“我们两个第一天见面就看对方不顺眼,我说东,他永远说西,意见不合是常事,吵架则很正常。”王海洋大笑着说,“或许我们两个对于自己的音乐都太有追求了,一开始都没办法接受别人的意见和想法。”不过,这却让这两人碰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。到底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能和谐相处并佩服对方的?董启明告诉记者,是在无数个熬夜编曲创作中。因为“阿卡贝拉”演唱的方式不一样,所以每一首曲子都需要重新编曲,如何在让歌曲保持经典原味,却又将乐曲、节奏用人声更好地发挥,“这都是无数个夜晚我们在一起争论的结果。”

谨慎接商演,坚持音乐原则

“阿卡贝拉”在中国了解面窄,刚开始成立乐团是非常困难的,有时候甚至是“赶鸭子上架”般地把学生们组织起来听“阿卡贝拉”。在大家的努力下,培养出了第一批爱好者。“‘阿卡贝拉’有个人炫技,但更注重的是合作。”乐团的几位主唱纷纷表示,“阿卡贝拉”的团体协作体现在演出时的分工配合,主唱并不意味着就是乐团的核心人物。个人演唱可以有很多自由发挥,但是在“阿卡贝拉”中,有时候反而需要把自己原来的声色收起来,整首歌才会更和谐。叶心怡是乐团中的女高音,也是唯一一个非音乐专业的团员,她坦言,自己是学法律专业的,从小的志愿就是想成为一名律师,但是因为太喜欢唱歌,所以找专业的老师学过几年,仗着有基础成为乐团的“另类”一员。迷迷糊糊加入乐团的李子豪,最初是因为王海洋,既是老乡也是朋友,却成为乐团不可或缺的人,因为B-BOX这特技让他特别扎眼,他告诉记者,高二的时候就会B-BOX,加入乐团后,发现这项技能还挺重要,也无形中增添了自己的信心,自己经常到网上深入学习。

“我们就要招募第二批乐团团员了,这次要求会高一点,还要考虑到今后频繁的演出。”朱玉果告诉记者,乐团成立两年,今年开始积累了不少演出和名气,所以不管是学校安排的正常演出,还是对外的商业演出十分频繁,一个月会有5到8场,我们需要新鲜的血液加入我们。谈到第一次演出,大伙都印象深刻,“第一次在学校公开演出的时候,我们才刚成团一个月,可谓是日夜排练编曲、练习,可是因为音响、麦克风都问题,首演在我们心中不算成功,但在学校倒是一夜成名了。”朱玉果表示,商演虽然也会接,始终坚持自己原创,可是有时候客户不懂还随意乱改歌曲,我们便达成了一致,商演要谨慎,更也需底线和专业,不能让支持自己的粉丝感到失望。

面临曲终人散,希望一直唱下去

校园里遍地开花的合唱团几乎都在校园生活结束之后选择了“曲终人散”,呼吸乐团也面临这样的问题。乐团刚有起色,但王海洋想要出国深造,董启明正在准备考研上海音乐学院,其余团员都有自己的计划。

在目前的大环境里,至今没有一支完全称得上职业的“阿卡贝拉”乐团,即便有人毕业后还在坚持,成员们也都有自己养活生计的主业。在“阿卡贝拉”发展较早的香港,能坚持下来的团也并不多。王海洋说,“阿卡贝拉”的和声乐谱需要有编谱能力的人去编写,对音响和个人音乐能力也是极大考验,“所以很多团只是组起来,唱一年或半年,举办一场音乐会就散掉了。我们今后会怎么样,不知道,但目前大家都想坚持。”董启明坦言,就算自己到上海上学,也会参与呼吸乐团,自己喜欢无锡已经在这里买房。“‘阿卡贝拉’需要配合,很多乐团都是经过几十年的配合才能有现在的默契程度,比如古巴天团Vocal Sampling 建团已经27年,我们说不定也有建团30年的一天。”

“当然想要一直唱下去”、“唱到头发都白了,那种感觉应该会很棒”、“‘阿卡贝拉’没有年龄的限制,我们可以一直唱下去的”……看着乐团成员一脸憧憬的模样,记者突然明白,或许“阿卡贝拉”就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态度。


本文来源于:网易https://www.163.com/

原文链接:http://js.news.163.com/19/0509/09/EENMB2LI04248E93.html

阅读( (编辑:张青)

    点击排行| 精华推荐

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

校内备案号:江南大学 JW170083

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

邮编:214122

联系电话:0510-85326517

服务邮箱:xck@jiangnan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