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文化 >> 正文

江南·流年

发布日期:2019-03-01  来源:   胡佳新(人文学院2013级硕士研究生)

就这样,两年过去了,我离开江南两年了!岁月浅浅,记忆很深。总在不经意间,想起江南的春华秋实。

江南的春总是姗姗而来,不紧不慢。踏着细雨打湿的石阶,漫步在蠡湖岸边,放眼望去,俨然“自在飞花轻似梦”的江南风景。嫩嫩的新芽,让人不禁怜爱。小小的生命已悄无声息地诞生,岁月的洗涤使她旁边的大树斑驳淋淋,不过也换上了新装。一切都来得那么安静,安静的能让人忘记呼吸。

不过,我最喜欢春末夏初的江南,彼时鸟语花香,可谓人间仙境。初夏时节阳光有些热辣,清凉的夏装,让夏的味道更为浓烈。灼热的阳光,加上之前充沛的雨水,催发了草木生长的疯狂,带来了绿色的天空,在百花中将自己全面渲染。深绿、浓绿、墨绿,犹如一盏恬淡的品茗,绿的气息是留存于舌尖的清香。

站在曲水桥上,想象着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盛夏之景。风吹夏,蝶恋花,漫步石桥下,看那绿叶红花。这正是江南好时节,清风伴明月,幽梦在花间,醉时卷帘幕,犹如隔世,再看眉间,尽是落花蹁跹。一种清爽油然而生,尤其在这烟雨水乡,人间佳绝之处,看绿乱红追,碧草嫣嫣,秀华袅袅,只待二三人言笑语之。

江南的夏夜,我偶尔会骑着单车在林荫道上前行,清风拂过,一阵清香飘过,淡雅而不浓厚,芬婉而不柔媚。我知道那是香樟树的芬芳。香樟树那阵阵的清芬一直萦绕在了我心头,触动了心底紧绷的琴弦,“不在浓芳,小艳疏香最娇软”,香樟树便是春末夏初那一点点“娇软”吧!

在水乡江南,香樟树算是再普通不过的了,但在寂静的夜晚它越发清秀动人,嫩叶青翠,随风轻摆。平时百花争妍、蜂蝶纷飞,很少有人注意香樟树,但它却不甘寂寞,以它独有的方式让世人感知它的存在。它把自己交给了风,让风带着它的芬芳自由飞翔。陶渊明在《闲情赋》中写道“夫何瑰逸之令姿,独旷世以秀群。表倾城之艳色,期有德于传闻。佩鸣玉以比洁,齐幽兰以争芬。淡柔情于俗内,负雅志于高云。”这种美是境界,是寻寻觅觅的思索,彼时的江南学府就是如此。喜爱江南的杏花春雨、喜爱江南的碧波莲叶、喜爱江南的淡淡秋韵、喜爱江南的朔风漫卷。

清晨的曦光刚刚降临,便能听见燕莺的啼鸣。远处的青山烟雾迷蒙。校园里,桃花杏花开满了枝头,红花绿叶透着春的韵味。远处的读书声又开始朗朗响起,那些追梦的年轻人也开始了一天的征程。漫长的林荫道上断断续续地浮现往昔的前景,那些似水年华,那些谈笑风生。如今只有残留的叶片落在深深的树林,眼到之处慢慢地迷离。

我依然能感受到那年的风声,春天来临,和风轻轻,虽然困意浓浓,但鸟语花香未曾改变。依然能看到自己站在操场被阳光映红的脸庞,依然能感受到那年的心跳,心底的弦弹奏着不同的音符。有人往这走,有人往那走,但生活总是这样进行着。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,可能我们都会在东南西北看见那同一轮明月,曾经见证我们在一起。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,天下江南人都已在各自的道路上前行着,不论荆棘密布,还是康庄大道,山高路远,始于足下。“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”,未来还在继续,车轮依然不停地在前行,不是放不下,而是不舍,就如江南的香樟树一般清芬而又纯真。

我仿佛还能记得毕业那年某个初夏的夜晚,把单车停靠在香樟树旁,倚着树,轻闻芳香,静静闭上眼睛,寻找最初的那份轻盈。相遇总是猝不及防,而离别多是蓄谋已久。浮生若梦,静如止水,只愿一切安好。不论风雨,只求平淡共醉,追忆江南琉璃,话别三载痴缠。

追忆似水年华,等待凤凰涅槃。江南景色依旧,无数春柳春花满画楼。而今,远去了兰舟,远去了芳草;不想柳舞,不忆花飞。云断,疏影横斜;鸟归,栖息无声。

阅读( (编辑:宣传部)

  • 上一篇:雨,一直在路上

  • 下一篇:得未曾有
    • 点击排行| 精华推荐

    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

    校内备案号:江南大学 JW170083

    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

    邮编:214122

    联系电话:0510-85326517

    服务邮箱:xck@jiangnan.edu.cn